常德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奥 > 正文内容

今时明月最新章节_ 第28章 黑暗空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常德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这片空间本是黑暗的,传说中,天地间第一束光,却是生于最黑暗处!

    “该死!”睁开眼,入目的却只有一片黑暗,在这没有光亮的世界,周函看不到任何东西,看着伸手不见五指,如同能将一切都吞噬的漆黑空间,他摇头苦笑不已,便是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这个无比漆黑的空间之中了,这会累得瘫软在地,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了。й领 и й 域文 и й 学wβww.li и й ngйyu.org

    在这个黑暗的空间之中,仿佛连时间都是停滞的,除了黑暗,就是无尽的死寂,不知多久,周函蜷缩着的身体缓缓舒展开,扶着额头慢慢坐了起来。

    “这是哪里?”打开手电筒想四周照去,可让周函吃惊的是,手电筒的光似乎受到了阻碍,光源根本照不到出去,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这是怎么回事?”周函纳闷的问了一句,强光手电照射的距离很远,不可能照出去就看不到了,绝对有问题,这肯定是这个黑暗空间中的诡异之处了。

    “对了,疯老头!”周函四处照照,也没能看到任何东西,面前除了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但他总感觉在这黑暗的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盯着他,想到这里他突然自言自语道。

    “疯老头,是不是又是你搞的鬼?”周函苦笑一声,周围的一切都是黑暗,他还是感觉的到这里就是上次遇到疯老头的地方,叫了几声,也没听见有人的回答,周函的心底升出一股不妙的预感,而且加上这次进来也有些怪异。

    “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必须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癫痫发作会不会死往前走走看吧,我倒要看看这里倒底有多大!”站起身来,也不知道朝那个方向走,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好主意,周函旋即无奈一笑,嘴里苦涩蔓延,他干脆不想了,随便找了个方向便移动起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空间里,想要找到出去的路,好像很困难啊!”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朝前走着,越往前走周函的心里越焦躁,这个寂静的黑暗空间中很是诡异,走了许久,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原地踏步一样,又好像在这里自己怎么走就是没有边缘。

    “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的,我可是没有时间浪费在这里,不管了,先取点东西吃。”趁着短暂的喘息的时间,周函自言自语的大声说道,对于这样关禁闭式得空间已经是受够了,在喊了一句之后,周函的心中默念,看他的样子是想去穆天阁。

    “怎么可能,怎么去不了穆天阁?”周函的心中默念之后,整片空间就是模糊了一下,而在这瞬间的模糊之中,他本来就要消失的身子也是又现了出来,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这次去穆天阁竟然第一次失败了!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周函骂了一句,面色顿时就变得难看无比,心中惊讶万分。

    “这里没有水没有食物,即使去了穆天阁又怎么样,缺食物和水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在这个似乎能将一切都吞噬了的黑暗空间中,周函显得那么的无助,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他的心头。

    自怨自艾还未结束,周函便敏锐的感觉到周围气氛的不对劲,脸上表情骤然一凝,他这会对危险的感知尤为敏锐,心脏甚至因慌乱之感而开始加速跳动。

    “怎么可能?”周函眼睛猛地瞪大,此时眼前的一切震慑了他的内心,嘴唇张合几次,一个字也吐石家庄癫痫病治疗贵吗不出,心中绝望弥漫。

    周函脸上表情变幻,狠狠咽了一口唾沫,仿佛为了证实心中猜想,支撑于身体两侧的手臂轻微抖动,心脏狂跳,艰难抬起头来,眼皮抬了抬,努力的睁大了双眼!

    “咚!咚!咚!”心跳越来越快,周函的意识渐渐模糊,呼吸不畅,震动之感却越来越明显,愈发强烈,带动着身体都开始震颤,心脏变得兴奋,猛烈地震动着似乎就要破体而出,周围的寂静加上他的心跳,让他觉得全身骨头与心脏都开始共振。

    不知何时,周函发现自己的皮肤也开始慢慢变成金色,身体中一阵虚弱感传来,身上的力气似乎比以前要弱上了不少,他开始回忆来到这片黑暗空间中他身体所发生的变化起来,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发现,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皮肤是从何时开始变成金色的。

    这让周函心中震惊莫名,不由全神戒备四周了,只是任凭周函怎么全身戒备四周,也是一无所获,反而他的皮肤越来越亮,身体一阵阵虚弱感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蚕食他的力气一般。

    眼里的清明渐渐褪去,漆黑幽深的眸子中,瞳孔深处竟是有着针尖大小的暗金之色,犹如金色火焰般不断跳跃闪烁着,若不是极近距离的观察,无法发现这种异常,金光闪烁映衬漆黑,显得极为阴森与诡异。

    青红交加的脸庞之上,慢慢布满数不清的细小水珠,一时汗如雨下,周函的眼珠动了动,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一切,眼里抑制不住的兴奋与疯狂。

    用力龇着牙,周函不停的剧烈挣扎着,怒瞪的眼珠暴起金色血丝,眼底深处的金光越来越盛,猛然,心中蹿出一抹疯狂,这抹莫名的疯狂之念一出现,便是让得周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不知这抹疯狂的念头是何时丝丝缕缕的从心间蹿出洛阳哪家医院治癫痫权威,简直犹如跗骨之蛆一般,迅速的蔓延了全身。

    全身每一个细胞顿时沸腾,沉浸在这般疯狂之下,周函却是在不自觉间,对这念头逐渐沉迷了下去,眼瞳之中,突兀的涌上一束金光,脑中电光雷闪,便不再犹豫,心中默念,金光随之慢慢变大,一个极度危险无比疯狂的念头浮现在周函的脑海之中!

    思维清晰,明知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事,可偏偏,却连压制的想法都不曾兴起,那念头,紧紧攀绕在心间,周函无论如何也是挥之不去,犹如魔障缠身!

    “杀!”眼底深处金光越来越盛,心底的疯狂执念愈发浓重,周函本就是个极度偏执执着之人,在疯狂的念头下,杀死威胁自己性命的黑暗空间脱困,此念头一经出现,便如潮水般侵蚀他所有思维,一发不可收拾。

    此刻周函已经没了理智可言,但思维仍是清晰无比的知道他正做什么,整张普通的面庞已然泛青,眼中茫然骤然消退,嘴角竟是咧起,眼中狂风暴雨风起云涌,随着嘴角的咧起露出的白糯牙齿,在这一时刻,竟是给人一种森森之感,他满脸疯狂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灵魂丝丝抽离身体之感顿时消失无踪。

    这时无尽黑暗空间的最黑暗处悄悄亮起了一团金光,那是一种幽幽的带着烟花般绚丽的金光,它在黑暗中漂浮,缠绕着周函的躯体,如最柔情的女子,爱抚着心爱的爱人,与他那般的缠绵,而它包裹着周函带给人一种虚无飘渺的感觉,慢慢的周函的身体随着那团金光在不知不觉中从黑色的空间里消失了......

    “嘭!”一声巨大的爆炸之声响彻山谷,犹如炸雷一般震荡,整座山谷狂风呼啸,不少花草树木被这狂风吹折,方圆几十米竟没一颗完整树木,皆是光秃秃的挂着断裂的残枝,数分钟前还绿茵茵的景象,顿时荒败,从天空中望下看去,此处犹如一柄圆盘嵌入绿色草坪之中,那抹金色治疗癫痫常见的药物有哪些如此突兀,巨大风暴金光大盛,相隔甚远仍可感受到那凌厉气势,随意的飞舞间,赫然带起了刺耳的音爆之声。

    周函也是因为这声巨响而浑身一颤,惊醒了过来,在惊醒的一瞬间他突然感到思维出现短暂的清明,浑身上下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光了,脑海之中却有些涨溢溢的感觉。

    龙卷中的金光在炸响之后,带着黄色沙土迅速飘散破碎,整片森林犹如被一片金色的萤火虫覆盖,顿时给人以一片清新生机勃勃之感,闪烁的漫天金光胜过夕阳,可见其威力之大。

    “嗯?好难受!怎么回事?难道我死了吗?”接着周函全身上下传来一种撕裂感,就什么也记不起来了,眼睛怎么挣也挣不开,全身上下犹如撕裂般的痛楚!

    “我现在身在何处?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良久之后,周函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声音之中显得很是虚弱的样子。

    周函此时只是觉得前所未有的疲累,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一般,但奇怪的是,他的身子极度困倦无力的时候,神志却渐渐清晰起来,渐渐能思考了。

    似乎,有什么未知的能量包围着周函的身体,很温柔,却冷如寒冰,贪婪的吸食着周函身体内的热量,同时带来一种异样的舒适感觉,让人忍不住地想就这样舒服地睡去。

    “难道这就是将要死去的感觉?”周函只觉得全身冰冷,那种直透骨髓的寒冷,那样的一种寒冷,仿佛不止是身体,就思维都变得迟缓了,就这样过去了没多久他处于在了无意识状态。

    领域文学手机地址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mwwvj.com  常德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